兩會財經觀察:新能源廣泛使用 我們出門不用戴口罩了
  在政府工作報告當中著重提到,未來要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方式的變革。我們也都期待著在未來的某一天:出行開著電動汽車,在家用太陽能洗澡,用生物質能的燃料來燒飯,用風能和電力來看電視等等。那麼,讓新能源真正進入到我們的生活,在政策和產業上需要突破的是什麼?如何讓新能源技術從概念到使用之間變的更暢通?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陳偉鴻和特約評論員國務院參事、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、著名財經評論員張鴻共同評論。
  清潔能源眾人期盼,太陽能、風能,潮汐發電,誰能幫我們摘掉口罩。新能源風光無限,傳統能源升級再造,能源結構改革挑戰在哪裡?
  北京市推出電動出租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運行效果如何?這輛出租車一款兩廂車,上車之後,記者的第一感覺是車內空間較小,不過從汽車發動到行駛,噪音都很小,也沒有燃油出租車隱約的汽油味。乘坐過程中,感覺車體比較輕,加速非常快,整體比較舒適。電動出租車的起步價是十元,價格優勢也吸引了相當多的乘客。
  北京市民:這種車坐著挺方便的。
  冉師父(電動出租車司機):快充裝還是少,續航里程還是不行。要是把這個車的電池的容量,就是能高將近200左右的話,就夠這一天用的了,在咱們通州區這邊來說。
  針對北京電動出租車量不足,續航短,充電難的情況,北京市科委表示,他們將計劃投放更多的電動出租車,並增設更多的充電站。
  許心超(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新能源與新材料處處長):我們下一步整體,北京市的一個規劃,會在十個郊區縣不低於5000輛的示範運行,到2017年。同時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會加快充電設施的建設,形成充電網絡的佈局。原則上來講,我們在每個郊區縣建設,不低於出租運營20%的比例的這麼一個快充網絡,形成充電網絡。
  2014年,我國能耗強度要降低3.9%, 這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提出的節能目標。
  張鴻:新能源廣泛使用之後 我們出門不用戴口罩了
  (《央視財經評論》評論員)
  它新的意思其實就相當於傳統,或者叫常規,所以新能源也很多人管它叫非常規的一個能源,風能、電能大概是這樣,最核准的定義還得石老師給。我其實離新能源最近的一次接觸,就在一個月前我去天津。天津有分佈式發電,這可能最近一段時間媒體開始關註。就是你家裡可以自己發電,自己發電以後,你發電可以併入到電網裡去,然後你一年到頭除了你自己家用電,你還能掙點兒小錢。
  因為它叫清潔能源,所以如果用一句話來說,它可能有什麼改變的話,就是當你一開始說的,你開始開電動車,開新能源車,然後用新能源開始洗澡、做飯等等,你出門不用戴口罩了。
  石定寰:世界正在經歷從化石能源向可再生過度的歷史變革時期
  (《央視財經評論》特約評論員)
  關於新能源的範圍,我想再補充兩句。新能源相對於傳統能源而言,那麼其中很重要的一塊,對人類未來最有意義的一塊,還是可再生能源,因為這塊能源是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能源,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能源。它不會隨著像化石能源,用一點少一點。那麼可再生能源,包括像太陽能、風能、生物質能、水能、地熱能、海洋能,主要包含這幾個方面。它可以通過多種利用方式,進入到我們生產、生活、消費的各個領域。
  首先是在我們整個大的能源結構當中,應該會發生很大的改變。現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確定自己國家的戰略目標,比如像歐盟已明確提出來,到2020年要實現三個20%。一個是能效要提高20%,一個二氧化碳、溫室氣體排放要降低20%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,就是他的能源消費的占比,也就是可再生能源要占到他總能源、總消費的20%以上,而且進一步可能到2030年、2050年,會有更高的目標。現在國際上正在經歷著從化石能源向可再生過度的歷史變革時期。作為中國而言,我們也正在經歷一個能源結構的調整。比如在中國,我們也確定了到2015年、2020年,我們的占比要達到15%,指非化石能源,這是在電力方面。
  另外,比如在建築方面,建築是我們衣食住行很重要的方面,按照世界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要求,將來每一棟建築,它不僅僅消耗電力,而且還能提供電力。
  石定寰:政策和規劃都是很重要的引導 示範的引領也很重要
  (《央視財經評論》特約評論員)
  目前的瓶頸,一個方面是新能源的轉化效率,還不像傳統能源能達到這樣高效,比如太陽能電池,現在我們目前能夠商品化提供的最好的也就是20%左右,這個效率商品還比較低。另外,新能源因為受自然環境的這個制約,白天有太陽我們可以發電,一片雲來了,就影響它發電了,晚上我們想要電流,它沒有電了。某種程度上,新能源還一定程度上依賴於自然,因為它本身就是自然能源。風能也一樣,有風的時候,我們可以發電,無風的時候,我們再著急也不行。所以我們電網需要有一個更加穩定的,能夠隨時給大家提供的,在這方面是一個差距。再有,相對來講成本目前還比較高,還都高於我們常規的這些能源的發電成本。但是我們現在常規能源發電的成本,沒有把它環境影響等等外部成本算上,比如戴口罩的成本。
  在國外,比如說像歐洲,特別像德國這樣一些國家家在這上面走得更快一些。不方便,成本高,轉換力低等等的這些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,但他因為大量的通過分佈式的能源系統,通過國家能源政策的調整,通過政策的導向,通過制定國家的能源轉型的戰略,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現實。
  我們國家從2006年,正式開始實施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再生能源法》,這個法律是我們一個根本大法,法律的制定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法律依據,這個是我們整個國家再生能源發展的一個轉型的根本。由於在法律的指導之下,各個部門就要根據法律的要求,分別制定相關的具體實施的細則,包括相關的具體政策,出台了越來越配套完善的政策。國家的戰略目標也在我們國家明確了,到2020年我們要實現的15%的能源,要由非化石能源來提供,這很重要。而且在我們的中長期規劃里,把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優先發展,在每一個年度五年計劃當中,也是不斷在調整我們的規劃目標。比如說我們太陽能的發展裝機目標,那麼在幾年以前,我們曾經規定到一、兩千萬千瓦,但是到現在,我們到2015年已經確定是三千五百萬千瓦的目標了,這在過去,我們制定規劃是不敢想象的。我們風電的規劃,在當時2007年制定規劃的時候,也就是幾千萬千瓦,那麼現在,我們到去年裝機已經接近九千萬千瓦了,所以這樣一個目標,就會通過我們制定規劃,來給人們提出一個奮鬥的目標來實現,所以一個政策、規劃都是很重要的引導。示範的引領也很重要。
  褚艷芳:要建立特高壓的大的統一電網 實現遠距離的輸送
  (全國人大代表 《央視財經評論》特約評論員)
  在能源的生產領域,我們一個是要大力的發展和規範清潔能源的發展,同時是要建立大的基地,融入大電網,然後建立全國的大市場。只有這樣,才能把清潔能源,在全國範圍內優化的,去統一的去資源進行配置。第二是建立全國大市場,就必須建立起一個特高壓的大的統一電網,只有這樣你才能夠實現遠距離的輸送。因為我們國家的能源、資源和能源的使用,它是一個大的弔腳。就是說能源的資源主要是集中在東北、西北和華北北部,但是,我們能源使用的符合中心點是在珠江三角和長江三角,華東、淮東這一帶地區,但這一帶地區,它沒有那麼多的清潔能源的資源。所以說清潔能源必須是通過幾千公里的遠距離才能夠輸送。那麼幾千公里的遠距離輸送,只有通過特高壓電網才能實現這樣的一個目標。
  石定寰:我們可以在遠距離送電上占有先機
  (《央視財經評論》特約評論員)
  中國這些年,我們在基礎建設上,能力逐漸地在增強。在全球來講,中國在能源、交通等等基礎建設的能力是處在前列的。因為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,我們大量的新能源、再生能源,這個資源主要分佈在西部地區,所以我們這些年建了大量的百萬千瓦級的風電廠,現在包括百萬千瓦級的光伏電站,青海也在建立。在當地來講,他用電負荷是有限的,所以大量的電力需要外送,那麼外送就需要有長距離的高壓這樣一個輸電線路,而我們恰恰已經有這樣的能力了,我們已經掌握了全球最先進的,特高壓的,包括直流、包括交流的技術,這就保證我們在遠距離送電上,可以占有先機。
  第二,我們大量的電力更需要通過分佈來把它解決,因為像德國,就地生產,就地消化,就地來利用,這個效率是最高的。所以這幾年,國家正在加大分佈式電網的建設。
  第三個,就是要加強信息化智能電網的建設,因為太陽能、風能也好,是不穩定的,它用電的時間都是隨機性很強的,但是我們用電的消耗也是隨機性變化的。那麼,兩者怎麼樣更好地結合起來,完全可以通過智能電網,通過我們信息化的技術,互聯網,雲計算,這些都為我們提供了非常好的手段。在未來,信息化和我們新能源的緊密結合,可以在用電上,電網的建設上,提供非常重要的方向。
  德國這幾年實現了能源轉型,一個是大力地推動了新能源的開發利用,另外一個,對傳統能源,在一定時期,它還是一個過渡當中不可或缺的,那麼提高它的清潔性。實際上德國的這個過渡,在最近這個二、三十年當中,一步步的實現了。他的所有火電廠的脫硫、脫銷、除塵,包括一些比較細的顆粒物等等,都做得比較好了。今天在德國,他雖然有大量的新能源,但也還並存著一批火電廠,包括應用煤炭的應用部門,但是他的技術、管理以及相關的法規等等都更加完備。所以在這方面,我們要從現實出發,因為中國在一定時期內,還要用煤,煤還不可或缺。如果提高我們清潔煤的技術,如果在強化管理上,如果在這些方面的管理方面,再者我們管理的意識方面,能夠更好地借鑒德國的很多經驗,還是很有益的。
  德國的再生能源發生就起源於2004年,他實行了上網電價的補貼政策,這個補貼政策使得,他在高出的常規能源的部分由政府給補貼了,而補貼這部分將來是在整個電網當中消化了。因為開始它補貼部分,這個電量是很小的。雖然補貼了一部分,但把這一攤到每一度電裡頭,仍然是很低的。那逐漸在提高這個比例,在隨著規模擴大以後,他現在的補貼已經開始往下降低了。儘管降低,但老百姓已經嘗到甜頭了,降低了以後還在不斷地加強安裝。但德國的民用電的電價要高於工業用電的價格,包括美國也是這樣,而中國正好相反。我們是民用電價很低,所以如果鼓勵老百姓更好用電,這需要我們拿出點中國式的政策來,來實行這個轉折,需要探討。
  現在我們在新能源的價格,這幾年下降的是比較快的,隨著技術進步,隨著我們產業化的這種規模,那麼在2007年,在上海當時建立的示範電站,還有全國大概有四、五個電站。我記得當時國家給這個示範電站有個電價,這個電價是給的是四塊錢一度電,2007年,但是這些地方都覺得太低了,比如說上海。但是短短的幾年,從2007年到今天,我們現在普遍實行的電價,大家都按照這個電價就可以建設了。我們幾個不同地區是九毛,九毛五、一塊錢,在上海是一塊錢。我們的技術進步是很大的原因。
  現在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成本是最低的,像風電,現在成本已經差不多每度電是五毛多錢到六毛多錢,這個電價,一度電已經是接近於常規電了,跟常規電不到一倍了。但是太陽能可能比常規電還要高出兩倍,或者是更多一點。但從這個趨勢來看,它是越來越降低的,而我們的常規電力,像火電。隨著環境的壓力,隨著環境的成本,隨著電價的成本,煤炭成本的上升,天然氣也在上升,所以一升一降。在未來的幾年當中,就很快要持平,大家估計可能持平的時間,也就未來五年左右有可能實現這個持平,所以這是一個大的趨勢,如果能實現持平,平價上網,那對我們的發展更加有利。 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刺青

mz49mzncd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